《IT經理世界》 2011-10-20 我要投稿>
  盡管絕大多數制造商緘口不提,2010年瑞士鍾表業中的大多數生產企業——依靠瑞士以外地區提供的配件——成功鑄造出了一個出口額高達162億瑞士法郎(約合180億美元)的龐大產業鏈。
  
  這“得益”於1971年瑞士頒布的一條法令,規定當地鍾表制造商在配件供應中只要使用少於50%非本國生產的配件,就有權將其產品標注爲“瑞士制造”。
  
  該法令延續了30多年,直到2007年,瑞士鍾表協會在全體成員大會上通過了一項新表決:進一步明晰“瑞士制造”標注的使用標準,並將瑞士本地生產部件的整體比例上調到60%。具體而言,機械手表至少80%應在瑞士完成,電子手表至少60%應在瑞士完成;原材料、寶石、電池不包括在生產成本內。此外,瑞士鍾表的技術研發和樣品設計也應在瑞士本土進行。盡管該項表決最終成爲立法需要漫長的時間(在瑞士,立法速度的確是出了名的緩慢),不過根據瑞士鍾表協會主席帕舍爾預測,最晚將於明年有最終(立法)結果。
  
  不難發現,圍繞鍾表部件生產地的糾結,折射出的是瑞士政府對於保護“瑞士制造”這一品牌無形資產的“拳拳之心”。“瑞士制造”品牌發展起始於19世紀,當時瑞士手表的所有部件都在瑞士本地生產,並且在19世紀中期取代英國成爲世界上最大的鍾表制造和銷售商集羣。而當20世紀上半葉以美國爲首的廉價鍾表業異軍突起後,瑞士鍾表業及時在鍾表功能和關鍵工藝革新上做文章,以制造出世界上第一款日歷表、防水表、自動腕表等裏程碑事件,將“瑞士制造”重新推向成功巔峯,江湖地位更加不可撼動。
  
  此次“瑞士制造”本土生產部件從50%到60%的立法之爭,在鍾表業界激起強烈反響,高檔鍾表制造商普遍持積極態度。如果說之前的“50%標準論”可能給“瑞士制造”稱謂濫用打開了方便之門的話,那麼“60%標準論”則有助於維護瑞士鍾表業的權威、品質和信賴。
  
  然而,中端的鍾表制造商則因淪爲新標準的“受害者”而叫苦不迭。瑞士鐵路系統鍾表官方制造商Mondaine集團合夥人羅尼·本海姆公開抱怨說,限制外部生產配件比例的動議完全是“一場大型制造商發起的陰謀”。在過去25年中,Mondaine集團一直爲瑞士各地的火車站生產掛鍾,並進而涉足手表生產。該集團一直使用進口表盤和外殼,雖然本海姆未透露從哪裏進口。他說:“這項法規將會使瑞士鍾表行業很快‘兩極化’,大公司會活下來,而我們的國際競爭者在看笑話呢。”
  
  不過瑞士鍾表協會的官方態度十分明朗,認爲新的“瑞士制造”標準將推動鍾表企業將設在境外的生產廠遷回瑞士,促進本國經濟的發展;而從長遠看,更趨嚴格的法規對本地就業機會的貢獻是正面的,也可以保障消費者得到貨真價實的“瑞士制造”。
  
  回到實際操作層面,大量增加瑞士配件比重也許將面臨巨大障礙——舉例而言,建一條組裝鍾表制動核心的本土流水線,至少需要花費2200萬美元成本、僅測試工程就可能花去5到10年……另外,包括表殼、表盤、腕帶等在內的很多配件,本土生產能力都跟不上。“如果這條法律通過了,幾代人的心血將付諸東流。”Mondaine集團的本海姆說。
  
  在我看來,“瑞士制造”所面臨的尷尬也許不是孤案。“XX制造”在很多時候往往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名片”,成爲國家營銷、地區推廣的一個重要推手。然而,提升“XX制造”的品牌含金量也是一個不乏陣痛感的過程。比如,100多年前被用於區隔開高貴的英國產品而冠以的“德國制造”,後來逐漸演變爲高質量、高技術的代名詞;從二戰前紡織行業零基礎起步、並被普遍認爲只有工匠技術卻沒有設計創造力的“意大利制造”,如今成爲全球時尚界的金字封印……一句話,世事實在難料!
  
  眼下,“中國制造”正在國際上奮力提升其在價值鏈條上的位置。這邊廂,中國工人們正在上海制造美國舊金山市的奧克蘭海灣大橋,那邊廂,則是美國鋼鐵工會批評加州政府向海外輸出工作機會,並且指摘中國鋼鐵的“質量不保”……盡管如此,7月中旬,奧克蘭海灣大橋的全部鋼結構在上海長興島成功交付,通過美方驗收。
  
  而在更大的視野下,成功的中國土木工程業已遍布全球,從巴西的高速公路到沙特阿拉伯的公寓大樓……作爲一個代表,爲鑄造“中國制造”的高品質形象而添磚加瓦。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制造網的所有作品,均爲中國制造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非本網站作品均來自互聯網,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中國制造網轉載目的在於傳遞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對其真實性負責。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國制造網使用的部分作品報酬未及時支付,相關權利人可與本網聯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