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食品招商網 2015-05-06 我要投稿>
所持股權不會轉讓給華潤創業

SABMiller亞洲CEO安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即便說華創成功剝離了其他非啤酒業務,(華潤雪花)股東結構是不會有直接變化的”,這種暗示的言外之意也較爲明確。

  華潤創業(0291.HK)正在成爲專注啤酒業務的公司,不過SABMiller所持華潤雪花49%股權還不太可能被裝入上市公司中。“SABMiller高層非常重視所持華潤雪花49%股權”,近日,SABMiller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區高層明確表示,因此不可能放手。

  4月21日華創宣布出售非啤酒業務給母公司華潤集團,專注於啤酒業務,其旗下啤酒子公司華潤雪花目前是中國啤酒的絕對領導者,不過華創只擁有華潤雪花51%股權,其餘股權掌握在世界啤酒巨頭SABMiller手中。既然華創決心成爲專注於啤酒的公司,資本市場及啤酒行業人士最關心的問題就是,這49%股權是否會通過適當的資本手段裝入上市公司?SABMiller的如此態度,顯然讓這種可能性短期看起來很低。不過,長期來看將華潤雪花股權全部裝入上市公司是一個雙贏選擇,介意中國市場存在感的SABMiller可通過適當的資本運作獲得華創上市公司的股權解決此一問題。

  SABMiller亞洲CEO安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即便說華創成功剝離了其他非啤酒業務,(華潤雪花)股東結構是不會有直接變化的”,這種暗示的言外之意也較爲明確。

  中國啤酒繼續增長

  過去多年來,SABMiller很少面對中國媒體,因此外界也很難知曉其中國市場發展策略及對中國啤酒市場的觀察,甚至與華潤關系及在華潤雪花中的作用也很少報道。

  “在過去20年裏,我們跟華潤集團有着非常良好的關系,我們在香港都在同一個大樓裏,經常互相拜訪對方。”安頓對記者表示。1994年,華潤集團旗下的華潤創業與世界第二大啤酒企業SABMiller兩大股東聯手成立了華潤雪花。這是其在全球最成功的投資之一,因爲現在雪花已佔有全球最大啤酒市場的最大份額,並成爲全球銷量最大的單品牌。

  最大的魚當然與最大的池塘有關。雪花的高速成長當然與中國啤酒市場的高速發展相關,在過去多年裏中國啤酒市場都在以兩位數的速度成長。不過這種高速成長能否繼續正受到越來越多的懷疑。特別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中國啤酒市場出現了0.96%的降幅。中國啤酒未來會怎樣?“首先有這樣一個觀點,認爲中國啤酒的產銷量目前已經到達了消費容量的中短期的周期性上限。”中國酒協副祕書長、啤酒分會祕書長何勇說。原因之一即中國人均消費量已超過世界平均水準的33升,達到34.2升。

  不過,安頓認爲中國啤酒市場未來仍有很強的增長機會,“中國啤酒酒精含量是比較低的,所以不用擔心人均消費問題。”而且,中國啤酒人均消費與發達國家之間還有不小的差距。

  這種相信中國市場繼續增長的判斷顯然會影響到華潤雪花的市場策略。要銷量和要利潤是擺在中國啤酒企業面前的兩難選擇,在市場競爭激烈階段,如果單純要利潤可能失去市場,未來的利潤隨之也不會持久,因此五年前傾向於銷量是很多企業的選擇,而這幾年隨着市場的發展,包括雪花在內的很多企業策略開始改變:開始注意銷量和利潤的平衡。不過,如果企業的判斷是未來市場還有一定增長空間的話,銷量和利潤的天平就沒有到完全傾向於利潤的時候。

  “我認爲過去六個月的經濟放緩增長並不代表未來十年還是會這樣的,所以仍然相信未來中國啤酒行業會有增長,沒有特別的挑戰。”安頓表示。“我們的策略還是銷量和利潤兩個相結合的,我們的長期策略是不會改變的。”根據華潤創業2014年財報,該公司啤酒業務的營業額爲344.82億港元,同比增長4.5%;應佔溢利7.61億港元,同比下降19.3%。“我們的利潤比對手稍微差一點,是因爲我們把賺到的錢重新投資到其他地方,用來開發這些市場。沒準七年之後就可以看到我們的利潤有大幅度的增長。”

  安頓對全球市場的觀察結果是,在美國、澳洲、英國等成熟市場啤酒消費是放緩的,但精釀啤酒市場在擴大。而且,“從全球的角度來看,啤酒會從烈酒市場來取得部分份額,會有所增長。”

  掘金農村市場

  安頓認爲中國啤酒市場出現兩個變化,產品的高檔化和銷售的便民化。前者可以從雪花對精制酒的重視中感受到。“現在啤酒市場最大的變化是主流酒上移,主流酒甚至已經到了中檔價位,”華潤雪花營銷中心總經理曾申平對記者表示。

  曾申平表示,“廣闊的農村市場,是未來另一個增長的機會,這種增長不一定是(消費者數)量的增長,因爲農村人口相對來說外流是比較嚴重的,更多是農村消費者消費方式發生較大變化,原來喝低檔白酒及自釀米酒的消費者,隨着經銷商意識和能力的提升及啤酒產品覆蓋到位,慢慢會轉變爲啤酒消費者。”

  中國食品發酵工業研究院副院長張五九也同意這種觀點,不過他認爲農村消費能力的提升是關鍵因素,“中國人均收入的不斷提高,爲農村市場敞開很廣闊的前景。中國農村生活相對來說貧困一些,這部分人收入的增長必然給啤酒帶來新的市場。”

  當然,掘金農村市場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安頓提到的第二個變化:便民化,也就是通常所言的最後一公裏的問題,因爲行業一般只能把酒送到鄉鎮。根據雪花提供的公開資料,雪花正努力解決此問題,“我們把經銷商和終端關聯,從鄉鎮到村寨,打通這條路。”例如在貴州某些市場,雪花要求經銷商把產品翻山越嶺送到每個寨子的零售終端。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制造網的所有作品,均爲中國制造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非本網站作品均來自互聯網,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中國制造網轉載目的在於傳遞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對其真實性負責。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國制造網使用的部分作品報酬未及時支付,相關權利人可與本網聯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