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輕紡城 2016-09-29 我要投稿>
中國紡織十二五背後的產業密碼

過去五年間,中國紡織產業在《紡織工業“十二五”發展規劃》的布局下實現了長足發展,紡織品市場佔有率繼續領跑全球市場,同時,產業伴隨着“互聯網+”與《中國制造2025》的熱潮駛入新的軌道。但我們也應注意到,過去五年,中國紡織產業在品牌化方面與國際先進水準仍有較大差距,特別是曾令中國制造引以爲傲的人口紅利這一因素在此期間發生重大變化,削弱了中國紡織產業在全球市場中的競爭優勢,“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轉型迫在眉睫,中國從“紡織大國”邁向“紡織強國”任重而道遠。

  轉型再造

  《紡織工業“十二五”發展規劃》對中國紡織業提出的總體要求是堅持以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爲主線,以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爲主攻方向,以自主創新、品牌建設和兩化融合爲重要支撐,以擴大內需和改善民生爲根本出發點,以完善價值鏈和實現可持續發展爲重要着力點,發展結構優化、技術先進、綠色環保、附加值高、吸納就業能力強的現代紡織工業體系,爲實現紡織工業強國奠定更加堅實的基礎。

  從產業結構調整方面看,在“十二五”期間,作爲紡織行業新的經濟增長點,產業用紡織品行業主要經濟指標如纖維加工總量、主營業務收入、利潤、出口年均增速均保持兩位數。雖然從纖維加工總量來看,產業用所佔比重還小於服裝和家紡,但是在2014年,服裝、家紡、產業用纖維加工總量比重已經由2010年的51:29:20調整爲46.8:28.6:24.6,產業用紡織品應用領域進一步擴大。

  在產業轉型升級方面,伴隨着互聯網對經濟社會的進一步滲透,中國紡織產業借力“互聯網+”對傳統紡織業進行了積極的改造和創新。以華紡股份有限公司爲例,該公司基於透明工廠、大數據分析、智慧決策的智慧制造模式,以“自我進化的紡織制造產業鏈”爲最終目標,通過物聯網與服務網將智慧機器、存儲系統和生產設施融入到虛擬網路——實體物理系統(CPS)中,大大提高了全產業鏈的自動化、智慧化程度,成功打造了“智慧工廠”、“智慧紡織”。

  浙江報喜鳥服飾股份有限公司也多次布局“互聯網+”,積極探索“互聯網+”路徑。公司旗下全資子公司浙江報喜鳥創業投資有限公司與無錫吉姆兄弟時裝定制科技有限公司及其股東籤署增資協議,增資完成後持有吉姆兄弟35%股權。報喜鳥方面表示,投資吉姆兄弟的目的在於推進私人量體定制業務的發展,深化互聯網營銷,促進公司品牌服裝主營業務升級。

  版圖重構

  “十二五”期間,隨着經濟實力的顯著增強,我國已經從資本輸入國向資本輸出國轉變,培育中國自己的跨國企業,爲中國的資本和產能進行全球擴張成爲必然。爲了適應產業發展新要求、適應經濟全球化的新形勢,“十二五”期間,國內優勢紡織企業紛紛進行跨國布局。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會長助理、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紡織行業分會常務副會長徐迎新表示,目前來自我國浙江、江蘇、山東等沿海省份的2600多家紡織服裝企業進入約108個國家和地區以綠地投資、股權並購、資產收購和合資等方式對發達和發展中國家進行同步投資。這些投資幾乎涵蓋了整個紡織服裝行業產業鏈,從上遊的棉花、木漿、麻等原材料,到棉紡、毛紡、化纖等中間產品制造,再到終端的服裝、家紡的銷售品牌和技術研發等都有所涉及。

  國內方面,由於我國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勞動力要素價格的上漲,用工成本的大幅上升,增加了紡織企業的生產成本,使得東部地區發展勞動密集型紡織產業的相對優勢已經逐漸消退。

  “十一五”期間,新疆阿克蘇地區聚焦於棉紡織業的發展,從年產10萬錠發展至20萬錠的規模,阿克蘇輕紡工業園已成爲南疆輕紡基地。而在“十二五”期間,國內棉紡織企業去新疆投資建廠的熱情更加高漲,大型的棉紡織企業,如華孚、魯泰、如意、天虹、新野等不是已在新疆建立生產根據地,就是正在投資。

  相關數據顯示,目前,新疆在建並計劃2015年底投產的紡織服裝產業項目有282個,總投資328億元,全疆紡織規模2015年將增加400萬錠、總規模超過1000萬錠,而新疆棉花消費佔全國比重也有望達到20%。

  可以說,國內紡織業由東向西的遷移已經改寫了棉紡織的產業格局。新疆等西部地區憑借着資源稟賦、各種政策優勢和低廉的電價,加上未來“一帶一路”的重點政策的惠及,發展勢頭強勁。西部地區產業優勢逐步凸顯,而東部沿海利用更接近市場的優勢將逐步向戰略規劃、研發創新和營銷中心發展,東、西部區域化的分工將更加明確。

  體制變革

  棉花體制在“十二五”期間的兩次變革,最令人記憶深刻。“十二五”初期,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等八部門曾聯合發布《2011年度棉花臨時收儲預案》,並於2011年9月份開始實行,我國棉花也由此進入了棉花收儲時代。

  比如在2012年,國家棉花收儲價格是20400元/噸 ,2013年仍是20400元/噸,而同期進口棉紗價格甚至低於國內棉花價格,在這一時期,國內外棉價差最多時能達到6000~6500元/噸。三年臨時收儲制度,一方面使我國國內棉價遠遠高於國際棉價,而另一方面使我國棉花質量大幅下滑。

  爲了讓國產棉花價格逐步回歸市場,2014年4月,國家宣布取消實行了三年的棉花臨時收儲制度,並在新疆實行棉花目標價格改革試點,2014年棉花目標價格爲19800元/噸,市場價格不足19800元/噸時,政府對棉農進行相應補貼。

  經過兩年的實施,新疆棉花目標價格改革試點從目前來看已經取得了初步的效果,棉價已開始與市場接軌,行業市場環境得到明顯改善,以市場化爲導向的機制正在逐步形成,棉花產業鏈由此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不過需要關注的是,在棉花產業邁進新時代的進程中,棉花目標價格改革仍然存在着一些突出問題,離真正意義上以市場化爲導向的改革還有一定距離。

  動力轉換

  “十二五”期間,中國經濟增速在經歷“換擋期”後進入一種“新常態”,伴隨而來的,是中國紡織行業增長速度放緩。產業增速放緩最爲重要的原因是,原有生產模式難以爲繼,而新的模式還在探索形成過程之中。

  因此,用創新來實現行業增速的動力轉換成爲重要手段。“十二五”期間,中國紡織行業改變了以往對投資驅動、要素驅動的依賴,轉爲依靠科技、品牌、管理、體制、機制及經營模式的創新來促進整個行業的發展。

  特別是《中國制造2025》戰略的提出,進一步督促我國紡織產業結構升級,大幅度提高紡織業的自動化、高速化和連續化水準,促使紡織品生產向技術密集型方向轉變,促使紡織品貿易向高檔次、優質化、高附加值商品方向轉變,促使傳統紡織品低層次的價格競爭向高層次的質量、技術和品牌競爭方向轉變,重新構建發展模式和產業新優勢。

  就在不久前,紡織科技領域的又一項成果在業內引起了廣泛關注。該項成果榮獲了香港桑麻科技獎特等獎,也獲得了紡織之光2015年度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科技一等獎,在世界上首次突破了幹法紡聚醯亞胺纖維的關鍵技術,是中國人完全自主創新的高性能纖維。

  在“十三五”時期,紡織產業的發展,在橫向上仍將會呈現產業內部通過技術進步、產業和產品創新實現新的合理化格局,在縱向上則是在三次產業之間產業結構本身所固有的從低級到高級逐步演進的高端化趨勢。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制造網的所有作品,均爲中國制造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非本網站作品均來自互聯網,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中國制造網轉載目的在於傳遞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對其真實性負責。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國制造網使用的部分作品報酬未及時支付,相關權利人可與本網聯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