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頭條網 2016-09-29 我要投稿>
時裝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時裝常常被預言將要走向死亡。這是一個自上世界70年代以來就被提出的觀點,且十分具有煽動性並持續擁有着新聞價值:我們被告知,時裝,正在崩潰;時裝,正在破裂;時裝,需要改變;時裝已經結束。並且,這一觀點在最近幾年持續發酵。

  傳統的時裝系統隕落的原因已經找到了,其實這個自高定時裝出現就存在,那就是以季節轉換爲概念的時尚系統,在經歷了一個半世紀後,不斷衰落,從微不足道到現在已十分明顯。高級成衣的出現已被論證受到了無用主義的影響,這其實無關時尚,只是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分裂產物。

  最近,每年貢獻品牌三分之二總銷售額的早秋早春系列,其不可阻擋的大勢看起來已經影響到一年兩次傳統時裝秀。再來看一看快時尚品牌來勢洶洶的時尚入侵影響,快時尚品牌Zara在2014年的營收額超過132億英鎊,H&M是135億英鎊,與此相對,奢侈品牌路易威登是67億英鎊。

  無論如何,從賺取財富的角度來看,當今時裝業的確有一些不太對勁。讓我們來盤點一下過去五年裏因設計師離職,精神崩潰和自殺而暗淡的時裝界。Lee Alexander McQueen2010年2月離世和2011年John Galliano離職Dior曾經都受到了極大關注,不過緊隨着的是包括Louis Vuitton,Jil Sander,Rochas和Balenciaga等一系列的業內劇烈地震;今年Gucci,Lanvin,Donna Karan,Dior和Balenciaga創意總監的人選也發生了變化。

  時裝統治者的更新換代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如今人員流動率的速度的確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此前,Dior的藝術總監Raf Simons和Lanvin的創意總監Alber Elbaz在十月的突然離職都被列爲年度最大的時尚事件之一,更輕蔑地訴說着這個行業交替的速度。

  去年十月,Raf Simons談到了Christian Dior對於龐大機械的強烈需求,以及他是如何僱傭兩個創意團隊分別負責品牌所要展示的一年六個系列中的三個系列,雖然還有一些產品不包含在內,以及穿梭於兩個團隊之間尋找一定數量的靈感。可以看出,似乎每一位設計師最終都無可避免地遇到創造倦態這樣一道壁壘,即使多數媒體認爲他們的離開都是出於個人原因或者是與公司之間產生分歧。商業機器與設計創意人才的矛盾不斷顯現,時尚產業還能持續健康發展嗎,這確實是個大問號。

  Alber Elbaz完成了自己的Lanvin謝幕大秀,一星期後,他接受媒體採訪拍了拍錄音機無奈地說:“我們不聽,我們記錄。”他接着感嘆當今的時尚節奏以及人們對數碼科技的依賴。去年11月4日Alber Elbaz甚至表示:“我們會變成一個娛樂行業嗎?”

  譴責一個行業致力於從以口味審美而非實際過季退化的改變是愚蠢的。然而在過去的十二個月裏發生的解僱事件也可以凸顯出時尚的本質。那就是快時尚已經不再僅僅是一個有利可圖的模式,而且影響了時尚行業各個層面的態度。

  因此,紐約時裝周將要挑戰的是一個帶着“即買即穿”標籤的全天候不間斷更新展示的時裝系統。Thakoon正在重組旗下的業務,去年12月已被時裝大亨曹其峯家族收購;Rebecca Minkoff將會在通常展示秋冬系列的二月展示其2016的春夏系列,使她的顧客可以立刻購買。Burbeery和Moschino也爲了使顧客可以立刻購買到T臺展示的服裝做出了改變。奢侈品零售商MonnierFreres負責人Jean Monnier表示Moschino75%的產品以及主要配件將會在發布後立即公開發售。

  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主席Diane von Furstenberg對於盛行的以季節爲單位的設計安排表達了自己的觀點:“有些地方已經不對了。一切都需要重新啓動。”Rebecca Minkoff是最近一位質疑時裝秀價值的設計師,她認爲,時裝秀展示的作品在4到6個月之後才能到店,到那時消費者早已對該風格喪失興趣,因爲他們已經在明星和社交媒體上看了太多,他們不會再買這些商品。

  但是,面對着如此巨大的改變,服裝提供的速度加快真的可以使它們變得更好或者更值得期待嗎?此刻如此癡迷於速度的時尚產業是不是也是問題的一部分而非解決方法呢?提到路易威登的同時提到如H&M和擁有Zara,Pull&Bear,MassimoDutti,Bershka等一系列高街品牌的巨型零售商Inditex同樣是相對而言一個全新的論題。

  的確,前者將要面對來自後者的挑戰。一些零售商如今切割他們的系列來增加銷售額,並避免更多的產品被高街品牌復制。Chanel的時裝部門主席Bruno Pavlovsky說:“對於我們,這是一年六個系列。每兩個月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新系列。”提到自己的客戶,Dior的CEO SidneyToledano補充道,“他們一直期待着新的東西。”

  但是,自相矛盾地是,路易威登的CEO Michael Burke當在今年五月LV 2016度假系列的棕櫚泉懸崖旁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一個完全不同的觀點:除非你是一個時裝精,時裝品牌三個月或六個月就更新一次是非常累人的,讓公司也難以適從。

  不用疑惑,可以肯定的是整個行業都在困惑,包括設計師們和關注着他們的時尚記者們。當品牌崇尚奢侈,把他們自身從時尚裏剝離,試圖創造永恆但又變幻莫測,滿足所有消費者對新鮮事物的需求,所有一切的偉大催動劑便是:裂變。

  但是,時尚首先是一門生意,貿易與創新的耦合是至關重要的因素。眼下,這一平衡被打破了,這也是當今時尚業的根本問題。設計師們不再被當作人了,而是一個生產衣服,想法和報價的機器;而且這個機器必須很容易就能打開和關閉。

  Raf Simons將自己離職Dior的一個促進因素形容爲無情的步伐,但其他人認爲是缺乏整體的控制。他的職權範圍僅限於女裝,無需擔心店舖設計,廣告,和龐大的美妝生意。據報道,Alber Elbaz與Lanvin的老板王效蘭發生衝突。他被解僱後發表了尖銳的個人聲明,表示希望Lanvin“發現其所需要的企業願景”。據AlberElbaz友人透露,早前,Alber Elbaz曾對管理層的決定越來越不滿。

  不知道2015年是否會成爲當代時尚史中的多災之年,又或者僅僅是一個將要發生一系列事件的前兆。雖然如今的高級時裝出了些差錯,但在光鮮的表面下,泡沫已經存在了多時,而在最近十年裏遲早要被打破。設計師們不再快樂,零售商們煩躁不安,他們無法對購買的衣服再充滿信任了,國際市場動蕩,品牌利潤和虧損的波動也同樣令人擔憂。

  有什麼補救措施?我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們不必再爲飽和的市場生產更多的衣服了,加快時裝更新的速度也未必是解決之道,雖然這可以算作打擊“消費疲勞”的新奇概念。

  然而,設計師的疲勞呢?或者那些出現在商店裏的衣服,螢幕裏的圖像,雜志,所有的一切所產生的時尚疲勞呢?又或者我們所有人,包括設計者,顧客,記者,可能都厭倦了一時被塞滿那麼多東西?或許就好比一個做工粗糙卻一售而空的手袋,在這個該死的行業崩潰之前,此時我們都需要一點呼吸的空間。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制造網的所有作品,均爲中國制造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非本網站作品均來自互聯網,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中國制造網轉載目的在於傳遞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對其真實性負責。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國制造網使用的部分作品報酬未及時支付,相關權利人可與本網聯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