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紡織報 2016-09-28 我要投稿>
新一輪優勝劣汰來臨:中小紡企如何活下去?

“追求經濟增長、過度投資的後果必然需要一定時間消化,棉紡織行業同樣如此。當前,我國棉紡織行業產能已相對過剩,受衝擊的企業首先應是支數低、質量差的企業,可以說,在2016年新一輪的淘汰賽中,將有相當一部分的中小型紡織企業被淘汰。”

  雖然2016年前兩個月已經過完,但2015年三季度市場的衰敗,至今給業內人士留下很深的陰影。大家似乎都在疑惑,在棉花收儲、內外棉價差高企的棉紡織行業最難的時期,那麼多企業都熬過來了,在棉紡織市場大環境不斷優化的近一年時間裏,大家的內心反而更加徬徨、悲觀了呢?

  2016年,除了面臨國家宏觀經濟結構調整與國際經濟持續低迷的雙重壓力外,棉紡織行業還要關注新疆新增的500多萬錠產能,銀行銀根收縮、資金收緊等因素對棉紡織企業帶來的不可忽視的影響。目前,棉紡織企業負責人提及最多的詞是“變局之年”、“不確定性”、“難以預計”、“生存環境艱難”等。那麼,如何面對2016的嚴峻形勢呢?有哪些應對之策?曾經的教訓是什麼?筆者認爲,我們當前處在一個變革的時代,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只有順勢而爲,才能在市場競爭中獲得容身之地。

  優勝劣汰更爲明顯

  目前,國家層面經濟主基調是調結構、穩增長。2016年,國家明確要清理無效供給,對過剩產能加大結構調整,利用市場的力量強行去槓杆,讓“僵屍企業”該破產的破產,該關門的關門,該重組的重組,這必然會對紡織終端市場的需求產生一定的影響。當然,一味追求經濟增長造成的過度投資的後果必然需要一定時間消化,棉紡織行業同樣如此。當前,我國棉紡織行業產能已相對過剩,受衝擊的企業首先應是支數低、質量差的企業,可以說,在2016年新一輪的淘汰賽中,將有相當一部分的中小型紡織企業被淘汰。

  此外,供給端結構性矛盾過剩與短缺、需求端內生動力不足、資金端的低效運行、價格端的傳導阻滯等制約經濟增長的四大因素,將在2016年體現得更爲淋漓盡致,同質化設備及產品盲目投資造成資金利用率低,要化解這些不利因素絕非一朝一夕。中小企業在如此大趨勢下,不改革轉型只能被淘汰。

  目前,擺在棉紡織企業特別是中小型棉紡織企業面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活下去”。一位德國知名企業家曾說:做企業任何時候都要考慮“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是硬道理。這對當前的國內棉紡織企業來說就像是一劑“清醒劑”。“活下去”警示每個做企業的掌門人不能盲目,企業不能沒有利潤,不能沒有底線,要對企業自身的發展負責,對自己的投資負責。

  謹慎投資規避風險

  棉紡織行業的產能過剩,將在2016年有明顯結構調整,這是國家層面穩增長、促改革的任務。但任何的投資都是有風險的。2015年的股市瘋狂讓人記憶猶新,在股市大好的行情下,不少棉紡織企業把購置棉花及技改設備的錢投到股市,誰知風雲突變,很多進入股市的棉紡織企業多年的辛苦錢打水漂,不堪回首。行業內曾經的浮躁、狂熱的投資需要好好反省。有人說,做企業如同守門面,要耐得住寂寞,不能抱有一夜暴富的心態,急功近利。

  同樣,在全球金融危機及經濟危機的大環境下,現金流是企業經營的“血液”。堅守紡織本行,掌控本錢,才能活下去。梳理近幾年關閉的棉紡織企業不難發現,熱衷於所謂多元化、資本化的論調,冒然涉足不熟悉的領域,對企業來說是相當危險的。據筆者了解,山東的一家紡織企業倒閉,就是因爲去投資橡膠輪胎、房地產行業,背下幾十億元的債務,跌入萬丈深淵;河南某廠早年賺得盆滿鉢盈,但企業之間盛行聯保風氣,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去擔保另一家非紡織的企業,結果被拖下了水,企業的資金鏈斷裂,從此一蹶不振。上述企業其實都犯了“忌”,即缺少對商業的敬畏心,缺少做企業職業操守。

  企業投資應時刻關注宏觀上的變化風險,做到以變制變。企業要加強研究市場風險因素,注重匯率風險、通貨緊縮風險、原料價格波動風險等。對於出口企業,要把適應國際標準的產品生態安全管理納入企業國際化發展戰略,建立有效管理體系。而知名品牌企業,要保護品牌形象,做好綠色供應鏈的建設。特別是在市場的低迷期,企業要好好練內功,強化內部管理,多研發生產原創性產品,以期待在市場機遇中有更好的表現。

  重視產品轉型升級

  棉紡織企業想要生存就要贏利,只有企業贏利,才能在市場中穩固自身地位。而棉紡織企業的贏利,與自身精準的市場定位是分不開的。市場定位是企業發展的戰略問題,必須清晰。因爲圍繞產品定位的設備改造與更新、組織配置、人才引進與培養等問題,只有定位清晰,才能順利實現內部資源的整合。棉紡織企業需要注意的是,採取傳統生產經營方式,盲目生產,沒有設立與市場密切契合的產品開發機構,閉門造車,這種經營模式必然是不可行。

  目前,在新形勢下,很多棉紡織企業仍然沒有將銷售部門與生產部門實現資源共用,生產部門設計的產品滯後於市場需求。而產品研發機構的重要職責就是對市場深入了解,分析客戶羣體,開發高附加值產品,主動開拓、佔領市場,這是棉紡織企業擺脫盲目生產與低利潤生產的唯一選擇。

  近來年,棉紡織行業一直在倡導產品轉型升級,那麼轉型升級是轉什麼?從紗線品種來講,純棉產品向中高支、高品質紗轉變;大路貨、同質化產品向差別化纖維品種,如粘膠、莫代爾、天絲、滌綸等混紡紗產品轉變;傳統紡紗技術產品向新型紡紗技術,如賽絡紡、緊密紡、包芯紗、渦流紡等產品轉變。棉紡織企業要在衆多途徑中找到適合自身企業發展的轉型升級之路。

  此外,在人才結構的調整上,棉紡織行業低端技術人才隨着紗錠過剩調整將趨飽和,而高端人才卻隨着棉紡織行業“走出去”及企業重組明顯緊缺。體現在規模企業需要高素質、有執行力的復合型人才,單一型人才無法滿足企業做大做強及“走出去”的需求。例如在熟悉生產技術的同時,兼備懂得多種語言,或者精通計算機、電子商務技術等多方面知識的人才少之又少。行業期待我國高等院校能夠與企業需求緊密結合,培養企業急需的復合型技術人才及管理人才,以確保棉紡織企業轉型升級之路不被“人才”掣肘。

  適時退出或許更明智

  目前,在棉花市場的影響下,棉紡織市場充滿不確定性,風險難以預料。作爲企業的掌舵人,在變幻莫測的經濟低迷大潮中應做到戒浮戒躁,認真做實體,做精品。但如果對自身的發展把握不大,也可以以退爲進,蓄勢待發,練好內功,切忌盲目冒險挑戰。如果企業已經耗盡所有,無法抵消高額成本,資產負債率超過80%,或者企業出現嚴重虧損,有資金鏈隨時斷裂的風險,趁早退出競爭,不失爲一個最好選擇。

  我國的經濟轉型已成大勢所趨,尤其在沿海地區棉紡織產能向中西部轉移的趨勢下,沒有絕招只能坐以待斃。在棉紡織行業的去產能中,需要市場的調節作用,讓“市場的手”淘汰不稱職企業。所以,棉紡織企業應自我衡量一下,是否屬於高能耗、低效率的老設備產能,是否屬於既無資金、人才優勢,又無管理技術能力的“僵屍企業”,如果是的話,那麼就應破產、關門或是重組,早準備早解脫。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制造網的所有作品,均爲中國制造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非本網站作品均來自互聯網,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中國制造網轉載目的在於傳遞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對其真實性負責。因作者信息不明等原因,中國制造網使用的部分作品報酬未及時支付,相關權利人可與本網聯系。

分享到: